律师文集Collected
律师文集Collected
【原创】公司债务如何粘连上股东?
发布时间:2021-04-26
      如果借钱的人是一个公司的股东,以公司名义打的借条,但公司没有财产可以还这笔钱,怎么办?
      作为律师在执业的过程中也会经常遇到委托人拿着借给公司的借条,找实际借款的股东要钱时,钱没办法要回来的情况。事实上,从法律角度上看,《公司法》对公司股东的有限责任保护是十分详尽且具体的,如果想通过诉讼将股东列为被告基本上在法院是立不上案的。那么在司法实践中,如何将借给公司的钱通过组织相关证据把借款股东也列为被告,判决其与公司承担连带还款责任呢?笔者就自己代理的案件为大家提供一些思路。
      【案情简介】张某向我方公司借款500万,承诺于某日前归还,并给我方公司打了借条,盖了张某所控制的A公司(张某任法定代表人、股东)公章,张某在法定代表人位置上签字,后A公司未归还且无可偿还财产。
      【委托人的诉求及难度】在与委托人的第一次谈话中,我们了解到为借款盖章的A公司实际上并没有什么财产可以执行,因此委托人虽然明知该类案件只能要求盖章的A公司偿还债务但是还是希望将张某个人及与其相关的B公司(A公司的全资子公司)也列为共同被告,从而达成可以将欠款如数要回来的目的。就目前而言,由于A公司已经没有可执行的财产,我们如果只寄希望于从A公司入手取回借款的可能性是很小的,虽然委托人十分希望我们将张某及A、B两公司均列为共同被告。但依据公司法规定,公司的债务是不能要求股东承担的。因此笔者试图构筑张某、A公司、B公司三者之间的关联性以使三者均因此承担该借贷纠纷的连带责任。
      初步诉讼策略
      【将张某列为被告的方式】首先要解决的问题,向我方借款的对象为张某控制的A公司,张某仅作为法定代表人在借条上进行签字。但这并不足以使得我们可以在诉讼中将张某列为被告,这也并不为法律所允许。笔者通过研究案卷发现,对于张某为该借款纠纷案件的担保人的事实是有据可查的,故搜集到证人证言:“张某为了成立B公司,用其实际控制的A公司的名义与我方公司签订了借条,并且口头表明个人愿意做还款担保人。”虽然证人证言的证明力不如书面证明力强,但是我们通过该证人证言完成我方举证责任,此时将张某列为本案的被告并保全其财产的诉讼目的已初步达成。
      【将涉案B公司列为被告的方式】如何将涉案B公司按照委托人的诉求也列为共同被告成为本案的一个重要突破口。我们认为如果张某以A公司名义借的这500万元是为了自己用和为了成立B公司用,可以将B公司列为被告。当事人说,就是这么一回事。故笔者将B公司列为被告同时,也向法院申请调取打入A公司的500万借款的银行流水,证明借的500万元是为了成立B公司。初次申请并未准许,理由为法院认定该项申请与本案不具有关联性。对于这一点笔者并没有放弃,并于开庭时以《公司法》解释三第二条规定及证人证言为依据,认为如果法院不调取此银行流水,将无法查清借款用途,也无法驳回我们对B公司承担连带还款责任的诉求。 此观点说服了法院。
      最终法院调取了A公司借款500万元的银行流水!然而本案初次转折由此展开。
      从流水可以看出,该500万借款并没有用于设立B公司,因此法院要求我方撤回对B公司的起诉,我方按照要求撤回对B公司的起诉,但是此时我们想要了解借款的去向目的已经达成。
      新诉讼策略
      【银行流水带来的思路】就此时而言,案件的突破口已然归于张某和A公司的关系上。
      我们从法院调取的500万元借款用途的银行流水看出,张某与公司有70笔往来款项,有股东财产与个人财产混同的情况。
      同时,在诉讼过程中,我们发现A公司的公司性质由有限责任公司转变为一人有限责任公司,因此笔者认为该点是可以成为案件新的突破口,于是向法院提供了A公司为一人公司的工商信息,并提出依据《公司法》第六十三条:“一人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不能证明公司财产独立于股东自己的财产的,应当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如果张某提供不出其自身财产与公司财产没有混同的证据。张某个人将承担500万元的连带还款责任。
      我们深知在实践中证明不混同的难度极大,事实也正如我们所料,张某无法提供相关证据。
      【一审裁判结果】一审法院认为,张某作为A公司的一人股东,未向法院提供A公司的财产独立于其个人财产的证据,故判令张某对A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张某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
      【二审诉讼要解决的问题】在二审准备阶段,我们需要解决的问题:
      首先,对方当事人在上诉状中的观点为:张某在向我方公司借款时,A公司并不是一人公司,张某个人不应当就此承担连带责任。
      其次,张某的担保人身份问题,正如上述中提到,我们仅用一名证人的证言,将张某列为诉讼被告,但是并无其他相关证据相印证,证明力也相对薄弱。虽然一审法院认定张某对A公司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然其并未谈及担保问题。我方并不能预知在二审阶段对方当事人会如何就该问题进行反驳。

      【二审的诉讼策略】仔细分析上诉方的诉请,不难发现,上诉方的诉讼策略十分简单直接,就是利用不同公司性质下股东的责任范围的不同来试图摆脱债务。于是本案最大的争议点就在于在不同公司性质及股东身份的变化下,张某是否应当承担公司债务的连带责任问题。通过案卷材料及工商信息显示,被告公司的性质及张某身份的变化按照时间线如下图所示:

      尽管由于公司性质及股东身份的不断变化致使案情变得十分复杂,但是二审阶段审理的核心问题只有:在上述事实背景下,上诉人张某是否应当承担公司债务的连带责任。
      《公司法》对于股东的有限责任的保护是十分具体且完备的,因此如果想主张多人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为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的话则需要依据谁主张谁举证的规则,由提出方拿出相关证据证明该股东与所在公司的财产存在混同情形。然这里有例外情况,便是一人有限责任公司公司,根据《公司法》第六十三条规定,举证责任发生倒置,一人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应当为自己与公司的财产不混同承担举证责任。
      因此本案渐渐演变成张某与公司财产混同的举证责任由谁承担的问题。简单来讲,我方承担公司为多人有限责任公司阶段、张某退出公司阶段的张某财产混同的举证责任。对方当事人则应承担公司为一人有限责任公司时张某与公司的财产不存在混同的举证责任。
      基于此,根据上文所述,我方在申请将B公司列为共同被告的目的便是通过合法途径取得公司的流水帐目,而该账目的具体用途便是从此刻开始显现。从流水帐目中,我方发现张某与A公司存在持续时间很长的71笔往来款,这足以起到证明张某在借款时(即公司性质为多人有限责任公司、及张某退出公司期间),其财产便已经与公司财产有着混同的情形。
      本案的举证责任压力全部转移至对方,对方当事人需要提供财务明细和个人流水明细等证据证明其财产与公司的财产在一人有限责任公司期间并不存在混同,并且也应当提出有力证据来反驳我方对多人有限责任公司和张某退出公司期间,张某与公司存在财产混同的主张及证据。
      对方在法庭上并未完成上述的证明责任,本案也就此终结。
      【二审裁判结果】二审法院认为,张某作为A公司的一人股东,未向法院提供A公司的财产独立于其个人财产的证据,且根据银行流水,张某与A公司间有大量的资金往来,故一审法院判令张某对原告方应付借款本息承担连带责任,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维持。
      【律师心得】作为律师在刚刚接触案件时,定要仔细倾听当事人的诉求,并以该诉求为前提采取针对的诉讼手段。为了实现当事人的诉讼目的,有时候我们未必要采取直接对抗的方式,曲线救国的方式往往会产生出乎意料的结果。对于证据不充分、看似无路可走的案子中,作为律师,要拓宽思路,搜集证据,将诉讼带入我们希望看到的境地,最终达成我方的诉讼目的。